大红鹰现场报码室 主页 > 大红鹰现场报码室 >  

李一男:他25岁成华为副总裁却两度叛出华为一度

更新时间: 2019-07-12

  这两年华为的风云人物可以说是余承东了吧,无论是带领华为终端成为全球第二,还是当初带领无线部门拿下欧洲第一。余承东用成绩证明了自己的能力。而在余承东之前的另外一个风云人物,那可能要属李一男了。

  相比起余承东,李一男可以说是一个天才少年,他15岁就考入了华中理工大学第一届少年版,22岁加入了华为。

  1992年,是华为的第一个关键节点,成立才5年的华为这个时候销售额已然破亿,任正非想要谋求新的发展,在他的带领下,华为准备拿出所有身家背水一战,集中所有华为的研发力量,开发交换机发。

  这个项目由华为2号员工——郑宝用主导,项目的目的是研发2000门网用大型交换机设备,他将项目命名为“C&C08”。

  在项目开始的誓师大会上,任正非对着公司所有员工说:“这次研发如果失败了,我只有从楼上跳下去,你们还可以另谋出路。”

  而在关乎华为的生死存亡的这一关键节点上,1993年,23岁研究生正式毕业的李一男成为了华为的员工,靠着自己强大卓绝的技术能力,他在两天的时间内火箭般飞升成为了华为的工程师,7天后,升职为主任工程师,协助郑宝用开发C&C08。

  那时候,任正非每天都来看看李一男,越看李一男任正非觉得越喜欢,思路清晰,少年天才,甚至直接称李一男为“干儿子”,那个时候李一男24岁,任正非50岁。

  那个时候,身为华为主任刚才说的李一男,和郑宝用正式提出在C&C08采用当时并不成熟的准SDH技术——Synchronous Digital Hierarchy,同步数字体系,这项技术诞生在贝尔实验室,有同步复用、标准化的光接口、强大的网管能力、灵活网络拓扑能力和高可靠性的巨大优势,后来演变成为全球数据传输的核心标准之一。

  然而在当时,因为这套技术并不成熟,会有很大风险,大家并不知道最终效果怎么样?然而任正非与身为李一男师兄的郑宝用大胆采用了这套新技术。

  光传输技术的引入,是华为从模拟到数字的最大进步。而随着新技术的采用,李一男快速升任为项目经理!

  1994年8月,C&C08万门机在江苏邳州开局,经过两个月的上线调试,最终大获成功,横扫中国电信市场。94年一年的销售就达到8亿,此后每年翻倍增长,成为全球历史上销量最大的交换机。

  根据咨询公司Dittberner的报告,截至到2003年底,C&C08机在全球五十多个国家的应用超过1.3亿端口,之后再无公开数据报告。

  交换机的成功开始让华为这个名字绽放光彩,而李一男在95年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97年,年仅27岁的李一男就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宝座,李一男个人股份在华为仅次于任正非、郑宝用等几个人,要知道余承东用了25年的时间才坐上了这个位置。

  后来,李一男带队去广州与广东电信新业务发展部进行技术交流时,新业务发展部主任陈嫦娟)建议华为开发大容量的接入服务器。

  双方最后达成协议,共同开发接入服务器。A8010接入服务器项目起死回生,顺利立项。这是国内第一个成功的自主研发的接入服务器。

  1998年,借着去美国考察的机会,李一男主导开始研发高端路由器,取名“NetEngine” 。高端路由器是目前互联网上的骨干设备,全球只有思科、华为等少数几家公司才拥有相关技术,直到今天,华为高端路由器市场份额牢牢占据全球第二。

  李一男后来坚持要搞GSM,而郑宝用则认为CDMA是未来发展前景,两个人产生了激烈的矛盾,最后到来无法调和的地步。

  但李一男坚定地认为,没有GSM哪里就会有3G?因此,挖了东方通信的刘江峰团队开始研究GSM,不惜一切做了出来,那个时候余承东也是GSM的主要研发人员。

  事实证明,李一男的坚持没有任何问题。但是李一男因为少年气盛,再加上一路顺风顺水,经历的挫折太少,所以脾气不好,情商不高,最终闹到了不可挽留的地步。

  GSM的研发,让华为进入国内通信市场,并迅速茁壮成长。并且在海外奠定了GSM的好格局,为后续3G/4G确定了坚实的基础,GSM后来甚至进入了欧洲的核心区域。

  1998年,华为更是参与制定3G国际标准,成为标准制定组织成员和主要贡献者之一。

  在当时,华为选择投入GSM、中兴选择投入CDMA(因为高通专利的限制,CDMA发展并不好),是华为中兴今天业绩不同的最核心原因。选择了GSM的华为在通信领域可以说彻底站稳了脚跟。

  此后经年里,华为产品开始大规模突破主流市场,在国际上打开了局面。到2006年已取得50亿美元的销售收入,市场份额排名全球第三。

  2000年,自觉羽翼已经丰满的的李一男选择了“内部创业”,带着从公司价值1000万元的设备,创立北京港湾网络有限公司,并以华为企业网产品高级分销商的身份开始独闯江湖。

  那个时候时,除了与任正非和少数技术主管仍保持顺畅的沟通之外,和大多数其他高管都有不同程度的交恶,而这也预示着李一男与华为之间必将走向分手。

  当时,任正非对李一男是信任的。李一男离开深圳之际,任正非在深圳五洲宾馆大举设下豪华宴,召集华为所有“总监级”以上高层为李一男“壮行”。由此也可以看出任正非对这位被自己称为“干儿子”的李一男深厚的感情。

  然而,令任正非通心的是,这位曾经自己寄予厚望的接班人居然开始脱离华为,和华为抢生意。李一男不仅从华为研发部门挖走大量人才,研发并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港湾逐渐发展壮大到了与华为抢客户的地步,致使华为受挫。

  这里不得不说,李一男的确是技术天才,当时,华为还在ATM与IP两种不同技术上举棋未定。但李一男坚定地选择了IP方向,事实证明,是完全正确的。如港湾推出的IP-DSLAM宽带接入设备,就引领了时代潮流。

  当时,李一男还想进入运营商的光传输市场,这一举动彻底动了华为的奶酪和根本。

  忍无可忍的任正非,成立了“打港办”:不让港湾赚钱和不让港湾上市是打港办的两条基本线。

  港湾几乎快在美国敲钟上市,被华为的一纸诉状打回了原形,西门子原本想以1.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港湾,也被华为击退。最终,由于成立时间不久,积累不够,港湾在人力、财力上都与华为有巨大的距离,在这场消耗战中,港湾彻底败了,港湾最终被华为收购了。

  李一男再次回到了华为,头衔仍是华为副总裁,兼首席电信科学家,但剥夺了重大事件的决策权和参与权,不再是华为EMT成员。

  但是李一男还是做出了成绩,参与了终端公司的芯片项目,就是现在海思麒麟芯片的前身。

  感觉受到了冷遇的李一男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情商,他第二次叛出华为,头衔两年变一个,百度CTO、移动12580的CEO、金沙江投资合伙人。可是,李一男最终没有明白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天才很多,可是好的伯乐和平台却很难找。

  再次离开了华为的李一男终究是没有遇上第二个任正非和第二个华为。而在做金沙江投资合伙人的时候,李一男更是不幸惹上了牢狱之灾。

  2016年3月15日晚,据财新网报道,因涉嫌内幕交易罪,46岁的李一男于3月15日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

  而他的入狱也让他的新创业项目牛电科技波折不断,出狱之后,尽管他是小牛电动的创始人,但是由于曾经获刑,他不能继续担任这家公司的高管或董事,目前仅仅是第一大股东。

  以发行价9美元计算,小牛电动市值将达6.81亿美元,而本次发行前持股43.8%的李一男,身家也接近20亿元人民币。

  然而,在这十几年的消磨之中,李一男却再也无法到达曾经的辉煌。我们无法判定,李一男如果当初继续留在华为会达到什么样的成就。但是离开了李一男的华为依然在延续他的辉煌。

  人有时候就很奇怪,总觉得如果自己离开,整个企业就会走向滑坡。然而,有时候,人却忽略了,平台和伯乐更是自己成功的不二要素。

  不可否认,李一男对技术的敏锐以及对技术发展长远的把握,让华为彻底甩开了中兴,无论是当初启用新技术研发交换机、还是押注GSM以及看好欧洲制式的DECT,都对华为未来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华为如今成为通信领域的龙头,和李一男打下的深厚基础是分不开的。而押注小灵通、CDMA的中兴虽然短期赚的盆满钵满,但是从长远来看,却饱受限制。甚至大伤元气。